当前位置:守英资讯网两性《花木兰》:只怪导演不读“书”
《花木兰》:只怪导演不读“书”
2022-06-24

窃以为《花木兰》不算烂片,尽管时下烂片多如牛毛,但是本片绝对不烂,至少还有某些能拨动人心弦的东西在里面。如果你能把它当成一个纯粹的言情故事,我相信还是有不少人能够被打动的,毕竟导演本来就善于经营爱情戏,但是如果你是注重传统对中国古文化比较敏感的人,那么本片的某些所谓“雷人”之处可能会引起你的极大不快,而且我认为这与演员没太大的关系,只怪导演不读“书”。

自上世纪八十年之后,随着社会思想的活跃,艺术领域的人也似乎活跃起来了,在创作上变得天马行空肆无忌惮起来,特别是在一些关于历史题材的电影上,喜欢中外结合、古今结合和土洋结合,用他们的自己的话来讲是“再创造”和“再加工”,用俺们的话来讲就是“瞎捣鼓”和“洒狗血”。在电影中,对历史故事进行一定的艺术加工不是不可以,但是抛弃基本历史常识,一味地媚俗和娱乐,就是贻害子孙和自砸招牌,因为观众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低幼追星族和缺乏历史感的人。在这一点上,内地新一代导演们有过,但是港台导演更是“罪大恶极”,稍有记忆的人都知道对于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的“戏说”改造就是由港台导演开始的,之后越演越烈,内地导演也疯了一样地跟着起哄,大概电视导演张纪中是此中“翘楚”吧。这里无意贬低港台导演,尽管港台导演在影视创作方面曾经走在了前面,但是不可否认在涉及历史题材的影片上,太过娱乐而失去了本来应有的历史质感,导致几乎所有的此类题材影片都流于表面热闹的肤浅。吴宇森的《赤壁》就是一个极其鲜明的例子,而《花木兰》的导演马楚成显然也有着香港导演的这个“通病”,有长久殖民历史的香港这个娱乐繁荣的大都市对他们创作的价值观和历史观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的。

我说导演不读“书”不是说人家没文化,没文化的人是不能成为导演的,而是说他们的知识结构有缺陷,对现代都市生活和电影表现手法可能轻车熟路,他们是行家里手,但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认识却未必合格,甚至根本不及格,在这一方面我可以肯定地说甚至都不如我们某些观众。这就直接导致了在《花木兰》这样一个和历史背景紧密结合的故事里,赵薇居然出现了把我国两晋南北朝时著名的一个少数民族“氐”(di)族念成了“氏”(shi)族(显然,本片中的这个“氏”族指的不是另外一个用来指代古时社会阶层的“氏族”,而确切地指的是和鲜卑族、羯族等少数民族并列的氐族),更要命的是字幕也赫然写着“氏”族。我不认为这完全是赵薇的责任,当然也体现出赵薇的知识欠缺,但是马楚成作为导演兼编剧,剧本是他负责的,这么明显的一个白字他注意不到?否则只能说马导演自己把它搞成了“氏”族而不自知,这样一来除了说明马导书读得不到家还能说明什么?上一次赵薇在吴宇森的调教下创造出了“匹女有责”的新词,这次在马导的指挥下发明了“氏”族。当然我们要求一名导演是通才和全才也是不现实的,那太苛刻,谁都会犯错误,我们可以原谅,但是像这样涉及历史题材的电影是应该有历史顾问的,也不知道电影的历史顾问是干什么吃的,我怀疑都没有历史顾问,因为这样的问题随便找一个历史老师都能搞定,这充分说明本片在创作上的不严谨。

(责任编辑:zxwq)

守英资讯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714900906